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我是牛人 » 维权战士 » 正文

民间牛人——伟大的尘肺病维权战士:张海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9-27   来源:群众推荐   作者:小可   浏览次数:93
核心提示:张海超,河南省新密市工人。2004年6月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,先后从事过杂工、破碎、开压力机等有害工作。工作3年多后,他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,但企业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,在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投诉后他得以被鉴定,郑州职业病防治所却为其作出了“肺结核”的诊断。为寻求真相,这位28岁的年轻人只好跑到郑大一附院,不顾医生劝阻铁心“开胸验肺”,以此悲壮之举揭穿了谎言。 其实,在张海超“开胸验肺”前,郑大一附院的医生便对他坦承,“凭胸片,肉眼就能看出你是尘肺”。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伟大的尘肺病维权战士——张海超

      “开胸验肺”,2009年7月出现的一个新词汇,一个只有28岁的职业病患者,在所有可
能的救济途径都走不通的情况下的惊人之举。

   《今日说法》关注“开胸验肺”的报道:《伤心的肺》播出当天下午,郑州市有关部门就组织了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处理,张海超打电话给我们《今日说法》记者刘凡说:节目播出当天,当地卫生部门电话通知他,他被诊断为“尘肺三期”,而不是最开始的“疑似尘肺”。随后,新密市卫生局的耿副局长在凌晨2:00亲自把诊断证明送到了他家。
     目前,耿爱萍副局长已被撤职处分。

张海超说他不明白:几乎同样的诊断机构,同样的诊断材料,同样的几个专家,为什么结论有这么大的差别?

这是张海超发给我们《今日说法》记者刘凡的短信:我的工友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,并于7月29日对他们进行了体检,有关专家会诊以后得出了职业病诊断结论:马建山“尘肺一期”。王友才:“尘肺三期”尚文革:“尘肺三期”,高水武:“尘肺三期”······

   不知是以什么样的心情,张海超在短信最后留下了一个省略号,也许代表了他对整个事件的无语和无奈。

河南“开胸验肺”张海超离婚:6岁女儿求收养(组图)

   
    2012年11月初(换肺前一年),“开胸验肺”张海超对媒体说:“我活得好会安慰很多尘肺病人”。然而,11月22日,张海超用3千多字讲述他的“被幸福”生活。本网征得张海超本人同意后,删减部分内容公开这封邮件,以求更多人关注尘肺病人的生存状况,呼吁企业加强职业卫生防护,让职业病远离广大生产一线的工人。

    张海超概况

    ● 身体状况:病情日益恶化,肺功能重度损伤,走平路倍感吃力。

    ● 帮人维权:多次去贵州、四川、广东、甘肃、浙江、福建等省市,自费帮助尘肺病患者;接触尘肺病患者一千多人,帮助尘肺病人拿到赔偿款四百万元左右;自费开车到登封30多次、洛阳4次、南阳2次等,为尘肺病患者维权。

    ● 家庭现状:今年6月份离婚;低保被取消,全家人医保被中断;父亲一只眼睛几乎瞎掉,母亲胆囊切除手术后生活不能完全自理;无力将6岁的女儿抚养成人,寻求收养。


我在维权过程中积累了一些经验,也深深体验了尘肺病患者所承受的各种压力和疾苦,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,我一直为当初下定的决心而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回报社会。这几年中,曾多次去贵州、四川、广东、甘肃、浙江、福建等省市,自费帮助那些还在痛苦之中挣扎的尘肺病患者,虽然有些案件因为制度漏洞或证据丢失而不了了之,但我从没放弃过,鼓励他们理性维权、依法诉求。粗略计算,我这几年接触到的尘肺病患者有一千多人,涉及案件一百多起,除了还在走法律程序的案件,已经拿到的赔偿款有四百万元左右,虽然这个数额不大,但是每个案子都有它的典型意义,加上媒体的报道,推动了中国职业病防治的法律进程。

河南“开胸验肺”张海超离婚:6岁女儿求收养(组图)

   

张海超家的小院

 

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由于推动了《职业病防治法》的修订,“开胸验肺”事件被认作中国职业病史上的一个里程碑,作为当事人,我的生活和治疗情况也影响到时刻关注我的尘肺病工友,我身体好就能增强他们对生活的信心,我体质差就会让他们联想到生活的悲催。所以这几年我在媒体和其他尘肺病患者面前表现得很“幸福”,为的是让每一个尘肺病患者还有生活的希望。

    以前为了逞强,在尘肺病人面前我表现得很幸福,所有压力都一个人默默承受,这样也好给他们一些对美好生活的期望。而工友的先后离去加上家庭的不幸,让我陷入一种深深的绝望中,我不知道自己拿命换来的“幸福”还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2009年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第一批享受“特事特办”的尘肺病人加上我一共五个,截止到今年6月,高水武,王有才,尚文革等都先后被尘肺病夺取了生命,五个人也只有我暂且活着,算上后来拿到赔偿而死去和前几年没有拿到赔偿就死去的公司职工,先后已死去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自从患病以后,原来恩恩爱爱的妻子越来越觉得生活没有任何希望,在外人看来还算甜蜜的日子只是外表,患病以后我们夫妻二人的感情就再没有回到过从前。去年10月,爱人在全家人都不在家的时候,带着家里物品离我们而去,再没有回来过。今年6月份,我们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,根据签订的协议,女儿跟我,而她在我生前死后亦不再抚养女儿,也不承担任何费用。

    去年5月,父亲一只眼睛几乎瞎掉,当时花了近三万元医药费,到现在还要每月用药五六百元。一直忙里忙外的老母亲今年8月不幸被查出胆结石后期,9月份做了胆囊切除手术,至今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。前不久,父亲去领取农村低保补贴的时候被银行告知2012年的低保已被取消。有低保就能免费享受新农合医保,而取消我们全家人低保的时候没有人告知我们去补交医保,导致医保也被中断了。而我的病情也日益恶化,去年检查肺功能已到了重度损伤程度,现在走平路都备感吃力,现在完全依靠噻托溴铵吸入粉、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等进口的激素药来维持肺功能,每个月医药费除了住院最少也要保持在三四千块钱。

张海超与尘肺病患者商量立案

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我知道自己可能哪天睡着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,就拿用生命换来的钱让自己和家人过几天“幸福”的日子。我先后为家里添置了电脑、空调等电器。2009年冬天,我因为骑摩托车外出感冒几次花去三万多元。为了方便自己出行,我2010年花了5万余元买了一辆家用汽车,这辆车增加了自己外出活动的机会,同时在帮助其他患者中起到了不小作用,至今自费开车到登封30多次、洛阳4次、南阳2次等,共行驶有一万公里之多,都是为了尘肺病患者维权,为他们募捐款、配合记者采访等。家里生活被认为幸福了,除此之外还有就是我女儿在县城一家比较不错的私立学校就读,每年加上课外辅导班的费用有一万多元。这样比2009年跟我天天去市政府门口上访是幸福了不少,但是我得病以前,在女儿两岁的时候我就送她到省城一家条件很优越的学校。

    家庭生活条件的改善,让别人觉得我家日子过得“很幸福”。但是,假如我没得病,我相信我们家的日子会比现在好很多倍。

    冬季即将来了,最近身体频繁感冒,但现在少了新农合医保,不敢轻易去住院治疗了,肺部感染了只有去县城药店买点药液,回来让村医给输上,至于今年冬天怎么度过,现在都没去想过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惟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还种了四亩地,以前地里这点活根本不算什么,可是现在家里只剩下老弱病残,掰玉米是花钱雇人干的,一百块钱一亩,拉到家打成粒还要每亩一百五十元。今年算下来白忙活,已经准备明年把耕地退回。

    静下心来深思我们全家的处境,父母已经六七十岁,我的身体每况愈下,我深深感到自己和家人已经无法将6岁的女儿抚养成人。尘肺病颠覆了我的人生,剥夺了我和家人的幸福。万一哪天我撒手人寰,我惟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女儿。如果哪天我不在人世了,希望能有人帮着把我女儿抚养成人,否则我死也不会瞑目……

    这就是维权战士张海超的真情流露,让看到文章的人们爱心传递,不让其他的尘肺病患者悲剧重演!
    希望有关的企业和政府分管部门真的下力气抓一抓了,不要让有过接尘工作员工的孩子过早的失去爸爸!!!

 
 
[ 我是牛人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我是牛人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版权隐私 | 有关规定 | 联系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鲁ICP备19031581号
 
恒峰同盟
二维码
二维码
 全国服务热线:0537-6868618

鲁公网安备 37082902000185号

 
欢迎来到为人民服务网!
作为中国第三产业最大诚信认证平台,我们秉承“自由、平等、文明、诚信”服务理念,让守信者一路畅通赢商机,集聚人气占市场。
来这里,感受诚信!创造财富!实现梦想!